歡迎來到山西體育職業學院
咨詢熱線:0351-7981048/7981503

對我院競技運動員競賽焦慮狀態的初步分析

來源:2015/4/15 18:15:52

對我院競技運動員競賽焦慮狀態的初步分析

齊中延

[  本研究采用美國運動心理學者馬騰斯(R·Martens)等人(1990)編制的運動競賽狀態焦慮量表(CSAI—2)對我院97名不同項目的運動員進行 了調查研究。結果發現,我院運動員賽前焦慮無顯著提高,不同性別、不同項目的運動員賽前焦慮無顯著差異,運動員各分量表得分較低,表明運動員在競賽前、后 是低焦慮狀態,運動員自信心不高。過低焦慮,也會影響運動成績,不能充分調動機體能量和心理能量。因此,過低焦慮,也不是好現象,要引起教練員足夠重視。 本研究對我院各項目運動員賽前焦慮進行分析,試圖為運動員、教練員搞好心理訓練提供參考。

[關鍵詞運動競賽;  認知焦慮;  軀體焦慮;  狀態焦慮

 

1 前言

焦慮是指一種缺乏明顯客觀原因的內心不安或無根據的恐懼。預期即將面臨不良處境的一種緊張情緒,表現為持續性精神緊張(緊張、擔憂、不安全感)或發 作性驚恐狀態(運動性不安、小動作增多、坐臥不寧、或激動哭泣),常伴有自主神經功能失調表現(口干、胸悶、心悸、出冷汗、雙手震顫、厭食、便秘等)。長 期以來,心理學工作者對焦慮問題作了大量的研究,諸如焦慮的產生、焦慮的種類、焦慮的表現方式、最佳的焦慮水平等,得出了很多有效的結論。

在競技運動中產生的焦慮稱為運動焦慮,而運動焦慮常常是運動員即將比賽時出現,在體育運動領域中,由于運動項目種類繁多,與之相應的焦慮程度也不一 至,但各種運動行為都與焦慮密切相關,焦慮過度或不足,都會造成一個差的績效,焦慮與績效之間形成一個倒“U”型關系,焦慮對績效起著促進或阻礙作用。

美國伊利諾斯大學的馬騰斯(R·Martens)等人(1990)編制的運動競賽狀態焦慮量表(CSAI—2)是通過系統的心理測量過程而編制的一種專門測定運動競賽情況下的多維狀態焦慮問卷表,包括三個分量表,即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和狀態自信心。

認知狀態焦慮,是指在競賽時或競賽前、后即刻存在的主觀上所認知到有某和危險或威脅情境的擔憂這是一種對自己能力的消極評價或對比賽結果(成績)的消極期望所引起的焦慮。

軀體狀態焦慮,是指在競賽時,或競賽前、后即刻存在的對自主神經系統的激活或喚醒狀態的情緒體驗。它是直接由自主神經系統的喚醒所引起的體驗。

狀態自信心,是指運動員在競賽時,或在競賽前、后對自己的運動行為所抱有的能否取得成功的信念。

因此,對我院各項目運動員賽前焦慮進行分析,試圖為運動員、教練員搞好心理訓練提供參考。

2 研究對象和方法

2.1 研究對象

山西體育職業學院97名運動員,其中男運動員49人,女運動員48人,包括手球、乒乓球、摔跤、田徑、體育舞蹈、定向越野六個項目。

運動員年齡在12—20歲,大部分是中專學生,其中只有9名是大專學歷。

2.2 研究方法

采用馬騰斯(R·Martens)編制的運動競賽的焦慮量表,簡稱CSAI—2問卷,此量表包括了三個分量表,共27道測題。三個分量表的內部平均一致性程度在0.68—0.72之間,其信度是高的。

3 結果分析

3.1 我院競技運動員焦慮狀態分析

許多研究報告表明,焦慮是影響運動行為的一種心理原因,比賽前運動員的焦慮水平會升高,從而影響運動成績。通過調查,我院競技運動員賽前無論是認知狀態焦慮,還是軀體狀態焦慮均無明顯升高,相較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狀態自信心稍高。見表1

 

 

 

我院競技運動員焦慮狀態

 

認知狀態焦慮

軀體狀態焦慮

狀態自信心

體院運動員

1889

1673

2334

 

3.2 各項目運動員焦慮情況比較

各項目運動員,無論是個人項目,還是集體項目,焦慮情況均無明顯差異。認知狀態焦慮最低分是田徑項目,最高分是乒乓球項目;軀體狀態焦慮最低分是定向越野項目,最高分是摔跤項目;狀態自信心最低分是體育舞蹈項目,最高分是田徑項目。在見表2

 

各項目運動員焦慮情況比較

       焦慮分量表

項目

認知狀態焦慮

軀體狀態焦慮

狀態自信心

 

乒乓球

 

體育舞蹈

 

定向越野

18.47

21.59

19.57

18.05

15.00

18.90

16.04

17.50

17.63

16.56

17.75

15.68

22.04

24.92

23.36

21.39

26.50

23.72

 

3.3 男女運動員焦慮狀態對比

對于不同性別運動員焦慮水平的異同,國內外許多學者都進行了研究,結論不一。本研究對我院不同性別競技運動員的焦慮狀態進行了比較,男女運動員焦慮狀態無顯著差異,女運動員認知狀態焦慮得分略高于男運動員,軀體狀態焦慮、狀態自信心得分略低于男運動員。見表3

 

 

 

男女運動員焦慮狀態對比

 

認知狀態焦慮

軀體狀態焦慮

狀態自信心

男運動員(49人)

女運動員(48人)

18.39

19.39

1723

1623

2397

2270

 

3.4 對各項目運動員焦慮狀態的具體分析

馬騰斯(R·Martens)編制的運動競賽的焦慮量表CSAI—2問卷,此量表的三個分量表得分越高,表明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狀態自信心越高。

手球項目運動員三個分量表的得分都很低,尤其是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二個分量表的得分都很低,20分以下的分別占765%100%;男運動員低于女運動員得分;有個別女運動員狀態自信心得分較高,如徐鳴昭、賈單、楊嬌得29分,朱徐婷得31分。

乒乓球項目運動員三個分量表總體得分不高,但有個別運動員得分較高,如認知狀態焦慮,刑程得26分、高敏、秦坤得28分;軀體狀態焦慮,秦坤得27分,劉則杰得30分;狀態自信心,王寶淇、許誠、秦坤得27分,馬思凡得28分,呂婷婷得29分。

摔跤項目的運動員,認知狀態焦慮最高得分2620分以下的占535%21—26分占465%,軀體狀態焦慮得分最高的是李家順(男)、張永 晶(女),得27分,20分以下占755%21—27分占245%;狀態自信心最高得分3430分以上有四名男運動員,分別是李四輩、景曉、吳 永、李忠亮,20分以下占186%21—34分占814%23—26分人數最多,有21人。

體育舞蹈項目的運動員,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和狀態自信心得分均不高,除張鵬華、杜皓然兩名運動員,狀態自信心得30分,其余運動員認知狀態 焦慮、軀體狀態焦慮超過20分的分別有3人,相比較之下,狀態自信心20分以上比例較高,占50%,但與其它項目相比較,比例較低。

定向越野項目的運動員,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最高得分28分,分別是趙雪晨、張澤兩名男運動員,其余運動員均不超過20分;狀態自信心30分以上有兩名男運動員,分別是張鵬得30分,宋澤兵得32分;21—32分占77.8%

田徑項目的運動員認知狀態焦慮得分很低,最高只有17分;軀體狀態焦慮得分在15—21分之間,分數也比較低;狀態自信心全部在21分以上,最高得分31分,是中長跑運動員盧飛。

各項目運動員得分比例見表4

 

各項目運動員分值比例

項目

        百分比

分值

認知狀態焦慮

%

軀體狀態焦慮

%

狀態自信心

%

手球

20分以下(含20

21分以上

76.5

23.5

100

0

17.6

82.4

乒乓球

20分以下(含20

21分以上

33.3

66.7

66.7

33.3

8.3

91.7

摔跤

20分以下(含20

21分以上

53.5

46.5

75.5

24.5

18.6

81.4

體育舞蹈

20分以下(含20

21分以上

75

25

75

25

50

50

定向越野

20分以下(含20

21分以上

88.9

11.1

88.9

11.1

22.2

77.8

田徑

20分以下(含20

21分以上

100

0

75

25

0

100

 

分值低,說明焦慮水平低,但過低焦慮,也會影響運動成績,不能充分調動機體能量和心理能量。因此,過低焦慮,也不是好現象,要引起教練員足夠重視。

狀態自信心得分高的運動員在競賽時,或競賽前、后對自己的運動行為抱有能取得成功的信念較高。我院運動員狀態自信心分值在中間狀態,說明自信心不充分。

4 結論與建議

4.1 結論

馬滕斯的多維焦慮理論認為: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和狀態自信心對運動成績會產生不同的影響,并指出認知狀態焦慮、軀體狀態焦慮和狀態自信 心三者在賽前的時間變化模式不同,認知狀態焦慮、自信心與運動成績均呈線性關系,而以生理特征為主的軀體狀態焦慮與運動成績的關系是倒“U”型的。根據這 個理論,運動員在賽前具有較高的認知焦慮水平或軀體焦慮水平出現極端值(較高或較低)或自信心較低時,他們將取得較差的運動成績。

4.1.1本研究表明,我院競技運動員運動競賽狀態焦慮量表(CSAI—2)得分都不高,說明運動員競賽前、后焦慮無顯著提高

六個項目的某些運動員軀體狀態焦慮水平有較低分出現,得分較低的原因,一方面可能受運動員的年齡、文化教育、訓練年限、比賽經驗影響。我院競技運動 員大多數都是中專的學生,年齡較小,文化水平較低,參加訓練時間大多數只有一年,比賽的場次較少,由此而造成運動員在比賽前不去考慮或是沒有認知到某些危 險或威脅情境,所以,沒有體驗到不愉快;另一方面可能是運動員的態度問題,不關心比賽,注意分散,抱著無所謂的態度,因此也體驗不到焦慮。教練員要認真進 行鑒別,區別對待。

狀態自信心21分以上比例很高,但中間狀態居多,說明我院競技運動員對比賽抱有成功的信念,但信念不足。30分以上的運動員不多,只有5名,教練員要正確區分自信心和虛假自信心。

4.1.2 男女運動員運動競賽焦慮無顯著差異。

4.1.3 從事不同項目的運動員競賽焦慮無顯著差異。

4.2 建議

4.2.1 加強積極性、進取心和自信心三個方面教育

積極性是一種自我激發的素質。積極性高的運動員是敏捷的,參與和卷入都是主動和自覺的。沒有進取的素質就不可能有高度的競爭心。要激發運動員的自我 進取心,激勵他用頑強的進取精神去克服所處的逆境。自信是一種重要的心理品質。自信是力量的源泉。最佳的自信意味著能堅持不懈地完成既定的目標。教練可以 通過榜樣示范、情景模擬,以及競爭和激勵等手段,有計劃有目的地安排心理訓練活動。

4.2.2 提高運動員競賽動機

動機是從事任何事業成敗的關鍵,目標是行動決策的前提。只有提高了競賽動機,才能最大限度的動員自己,自覺克服困難,不斷提高訓練水平。

4.2.3 科學的認識,做好充分的準備,提高運動員的實力

在比賽時適度的焦慮會使我們的喚醒水平更高,激發身體潛能,發揮出更大的力量、速度、靈敏等素質,提高我們的運動技術水平。

4.2.4 加強文化課學習

運動員文化程度低,會造成認知能力差,通過文化水平的提高來改變認知結構,提高心理自控能力。

4.2.5 對運動員應進行心理知識的教育

使他們能正確認知和對待比賽,能正確看待與比賽有關的種種心理現象。

 

參考文獻:

[1] 肖旻嬋、朱學雷.上海市運動員運動競賽特質焦慮調查及研究[J].體育科研,199712

[2] 王剛.對射箭運動員特質焦慮和狀態焦慮的探討[J].成都體育學院學報,1990216

[3] 黃克劍,廖潔敏.男籃運動員賽前心理焦慮狀態的探討[J],廣州體育學院學報,19946

足彩半全场奖金